北京螳螂拳
beijingtlq.com
         
返回首页
北京螳螂拳研究会
太极梅花螳螂拳
六合螳螂拳
吴式太极拳
         
 

螳螂拳略论


作者:陈云涛(原建筑工程部副部长)
(郝谱载)

 
 
 

螳螂拳相传为宋代王郎所创。其传说有二:一说,为与宋太祖之长拳斗争应变而成;另有一说,则为与韩通之通背拳斗争中见螳螂斗蛇,有所悟而创。通背拳为七长之拳,而螳螂拳则七长八短,长短俱备,八刚十二柔,刚柔相济,为短打之绝妙好拳。

螳螂有刀,一名巨斧,如人之手臂然。若以竹竿戏之,则粘、连、蹦、扑、勾、挂、锯、挫,曳跃纵距,骧首奋臂,形天马行空,极矫健又极敏捷,一静一动,极尽机警之能事。遇敌时,则虎抱辗磐空耸送,忽前而忽却,瞻前而顾后,闪、展、开、合,曲尽其妙,奋臂轻击,迅雷不及掩耳,秋蝉遭之而必伤,毒蛇袭之则损目。盖吐信之技虽迅石火电光,而何若信手一拈以逸待劳也?故察其动静,取其神态,设意度形,以小彰大,赋以刚柔相济、软硬兼施之理,发其虚实变化之精微,用为技击技巧。于是由简而繁,由单式而集为连拳,上、中、下三路综合,地趟滚翻互相用之,摘星换月一气赶成,此螳螂拳术之所以别有其风格了。自创始以迄于今,独树一帜,愈演愈精。而螳螂短打之锦绣花簇,已臻化境矣。

螳螂拳之艺法丰富多彩。一言其轻,则有柳絮随风舞之妙,出手点睛快利轻捷,有蜻蜓点水之致;一言其柔,则迎风斗条缠绕不脱,软如细水浸沙无微不入。若论其刚,铁杆碎石尽化为粉,实劈硬砸无坚不摧。有门则由径而升堂,无门则破壁而入室。查一力降十会,以巧破千万之钧。可知刚中有柔,柔中亦有刚也。故周身硬软歌曰:“手眼身步法秘诀,软似棉花硬似铁。进如绣女透轻巧,出似霸王勇莫遮。”信哉斯信也。

螳螂之短打之技巧妙矣,劲路奇出,变化万端。两臂虚实互易,臂自为之长短,虚实长短无不曲中。缠、封、挑、勾、腾、劈、砸,度势运用。粘拿连随,随手而化。勾、砍、推、贴、压,五种劲路一齐俱发。无手最难防,彼进我亦进,见刚急投手,手快打手迟,此后发先至之法也。无中生有,有而辄无,官止神行,发不及觉,千变万化,浑化无迹。即所谓:“分明香在梅花上,又无可迹象,只可意会也。”故短打有柔而不能无刚,柔能克刚,特患我不善用刚。且夫刚亦有明刚暗刚之分,柔以化之,刚次用之;柔亦有明柔暗柔之分,不能来于一极也。当化而深入之际,可无贴胸靠背之势乎?深入重地,危象环生,可无泰山压顶之力,一触而发乎?歌曰:“乱截中门一条沟,迎里劈扎往里投。圈捶连环向前进,刚破刚来柔破柔。”又曰:“螳螂使出双手采,罗汉也摔下风头。”以螳螂之微而抵罗汉,显非力胜,唯期刚柔相济之理顺,则艺法未有不善者。然入于化境,则非数十年纯功、名师之点传难工也。

螳螂拳之地趟功夫,亦为短打之绝技。千头万绪莫凿,出人意料,有备难防。一拳飞天外未见影,而突然落于地下。九转十八跌,势如风驰电掣。蝎蛰针、蛇塌地、螳螂大扑蝉,剪、绞、蹬、跐、跌、打、滚、翻,耸身竖起,倒踢云霄。他如连环闪骗、拉梁换柱,间以窜跳等步法,四面八方,圆满周冶。至其群战法,则顺反倒竖打、流星打、大小迴风打、冲围打、挟山超海打。声东而击西,指南而打北,出有回势,回有出势,内线转外线,倏忽变化,措手不及,虽陷重围,应付裕如也。总之,螳螂拳法为短打之总。站着打,躺着也打,浑身是打,勇猛之风格,正是说明我国劳动人民刚毅不拔之精神与无比坚强之斗志。在阶级社会中,打端已开,惟有一个打到底。仆而再起,起而再打,不获全胜,决不罢休也。

尝见各门拳术之创造,多取法乎鹫、虎、龟、蛇等凶禽猛兽之形。而创造者,往往亦托诸禅师、仙人之名。而螳螂拳独不然,不仅取法乎一最尔之小虫,而创造者亦仅一平凡农夫而已。是诚保朴守真,一本庐山面目,用彰我之先辈劳动人民之智慧与艰苦创造之伟绩。而况一臂单举,临铁轮而无惧,庄公回车嘉其勇也,小虫云乎哉。

螳螂之流派有三:一是七星螳螂,又名罗汉螳螂;二是六合螳螂;三是梅花螳螂(后改为太极螳螂)。三种螳螂均为出于王郎,流传于胶东各地。其中以梅花螳螂流传较广。六合螳螂仅黄县、招远县两地流传一时,而将成绝响矣。七星螳螂流传于胶东一带,而今更属绝无仅有了。

一、七星螳螂为螳螂拳最老拳种,曾流传于胶东、威海等地。从其套路与技法观之,则参于罗汉短打为多,刚多于柔。十字步、蹿跳步法多。操功夫有二三乘,第一为行之积功,练习百天即为有力;第二行功为推迭沙袋,操练拳掌;第三行功为练习诸家手法。推袋功夫主要锻炼全身十二捶之硬功。歌曰:“悬吊沙袋送力推,头脚手肘肩胯膝,背胸尾腹根心位。”除沙袋外,尚有其他操练工具甚多。此路螳螂拳谱无法可得,现有者亦仅后学之人模拟想象重编而成。除各种歌诀外,尚有《短打要论》一篇、《短打截脉略论》一篇。拳路则有翻车辘轳捶七蹚者一套;九蹚者一套;螳螂打六蹚者一套;翻车打四蹚者一套;脈乔拳八蹚。其他的如“九转十八跌”,地蹚拳十二套。还有群战的“四面八方打”的拳路一套,可惜这一路拳法久已失传。至其棍棒刀枪等器械,会者不多了。当前除少数人尚知辘轳翻车捶与其他几种套路外,对地蹚之九转十八跌之功夫会的已经很少了。即使会,也不能全套皆通。如不急起抢救,则仅存的一点精华,也无法保全矣。

二、梅花螳螂拳。据传为清末时期莱阳李五猴老师所传。其顶门徒弟为莱阳姜化龙老师,艺成之后,于民国初期曾在烟台设场教拳,从学者甚多。胶东各县,牟平、福山、莱阳、蓬莱、黄县等地均有流传。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胶东各县国术馆不少以教梅花螳螂为主,一时极为盛行。由于胶东商人较多,因此不断流传于各大商埠,如青岛、上海、广东等城市,以及东北大连、安东、营口、哈尔滨、沈阳等地。虽然这一派螳螂拳流传较广,但全部掌握这一门路的为数不多了。梅花螳螂与七星螳螂极为近似,惟较七星螳螂较轻灵耳。据了解,基本套路有梅花路一套,蹦步、乱截各一套,摘要十二套,有谓十套或八套的。操练工具亦为沙袋,均与七星螳螂大致相同。相传摘要是姜化龙老师根据基本拳法演化而创,当前亦无人会全部,摘要拳学过六套的已经不多了。姜化龙老师技艺很高,传说在烟台传艺时,比试过程中不少名师败其手下。其绝着为帮肘、左右底插花。至其玉环步一着,一经拈上,则神手难逃。梅花螳螂拳之身法、步法灵活敏捷。演练“梅花路”时,则波浪起伏,节奏整然,勾、挂、缠、封,比之螳螂而惟肖,俯身下势,鱼跃而起,飞鸿落雁之姿极为优美。梅花螳螂拳按现在情况如着手整理,尚比七星螳螂较为容易。但任其自流,愈久愈难达到完整之要求,其精华部分愈失愈多矣。姜老师传人中能继承真艺者,除了解于大革命时期,大连有刘多三、纪春亭二人曾设场教拳,黄县有曹左厚老师、牟平有郝氏兄弟六人较著名。惜乎这些名手多已去世,现在分散在各地的,尚待有计划地调查,加以整理。

三、六合螳螂。据传是清末民初时期,有一江洋大盗,绰号金钱老师,从登州府越狱,潜居招远县川里林家村一林姓竹院中,一面养伤,一面传艺。所传亦仅林世春一人而已。林世春艺成以后,遐迩闻名。后经黄县丁悦来当铺聘请为拳师,相传于丁子城、王吉臣、吕老师等人。其中以丁子城老师艺最精。再传赵乾一、单香陵、张实易、丁今眉、丁释毅、袁君直等人。后来又传于黄县县立中学、崇实中学以及中区小学等学生。从学者虽众,而得到全部拳路者却不多。赵乾一功最纯艺最精,终生追随丁老师,为丁老师助教。惜乎敌伪统治时期,穷困颠连,后自杀于北京。单香陵不仅精通六合螳螂拳及其技击技巧,而又精于六合棍术。来京后阅历更广,对各路拳术无不潜心研究。一九三九年在京运动会上,曾与保定形意名手刘书琴(车毅斋之徒孙)比武,以大展拍之手获胜后,应富建城戏校之聘请,为该校武术教师,并兼任火种庙第一国术社教师。……(此处删)。此外,丁老师之徒弟只有张实易曾在青岛设场教拳,为时不久,现不知去向。除此数人外,后学者虽多,而艺精者甚少,得到丁老师真传的更无几人。

六合螳螂的套路有:三捶、活步三捶、左右捶、劈斩、展夺、展手圈、茬花、仙人奔、双凤、铁刺矩捶等。对练套路有:活步三捶、劈斩、展夺靠肘、撩阴掌等。关于文字资料方面,六合拳未见有过拳谱。只有丁老师从林老师学艺时,曾将各种技击手法作了详细的笔记,名曰:“六合螳螂手法摘要”,共九十三手。得此抄本者赵乾一、单香陵外,恐亦无无人再有了。目前单之一本尚完好。器械部分有六合刀、六合枪、六合棍。操练工具有座沙袋、铁沙盘,小豆桶、铁球、短杠、石轮等。这些武艺全部掌握的人已经没有了,整理总结工作除单香陵、袁君直外,也无其他人可以胜任。

总观三种螳螂拳的理论与实际套路与技击手法,虽源出一脉,但从各派具体风格而言,则各有不同。总的看来,七星螳螂是老架子,其余两派是演化而来的。梅花螳螂更近似七星螳螂,但身法、手法、步法已较七星螳螂矫巧多姿,柔化成分大加,招数更多,手法更轻巧快利。但硬手仍多,横劲、直劲如圈捶、握肚等劲路偏于太直,失之于太刚。但身法姿势之优美,为其他两种者所不及。另外,则为地趟功夫之掺于一般套路中,九转十八跌已不单独存在矣。

六合螳螂之风格与“七星”、“梅花”显有不同之处。如果说螳螂拳主张八刚十二柔,而六合螳螂则编入十二柔者则多。暗刚多于明刚。缠绕旋转、沾粘滚圈之劲路多于直冲之手。而直冲之捶,亦专讲寸劲,不尚硬捅和使横劲。身法、步法较为灵活,缠铰勾挂之手与闪骗流水、提步施后、拉梁换柱之步法配合紧密。手更密,而路更近。赚其外门,而进中门,目的是攻其中门。故有人对三种螳螂做了比较以后,认为“七星”、“梅花”走外门多,为走弓背;六合螳螂多走中门,为走弓弦。此比较确属恰切之论。六合螳螂对地趟功夫比梅花螳螂更少,虽有捆摔之法,而明劲沦为暗劲,出腿进脚多属随步暗进,发不及觉,大跨大蹦之法已基本不存在了。

六合螳螂所谓“六合”,简言之,即上、下、左、右、前、后几个方面,及身体各部分密切配合而言,实则是应付四面八方也。对身体之锻炼要求,内外兼修,意形并重。具体言之,即精、气、神、身、手、步内外密切结合,意、力、气三者结合一致。动作起来则绵绵不断,一气呵成,紧凑紧密,无懈可击。常见六合螳螂练起来,几个动作如暴风骤雨一力齐发,连贯紧凑,无有意斜气断之缺陷。柔者,如大风手、磨盘手,两臂圈划极尽灵活之意。前后搅江手,则如醉翁行路,似倒非倒,倾而复立,见其形而不知其意。行气则长短配合,所谓“牛气”,即缓慢行气。长、短、缓、急,与动作之轻、重、缓、急、开、合、收、放协调一致。手到步随,形如螳螂扑蟀,勾、挂、锯、挫、缠、封,刀砍、撑挑、劈划,手法多样化,劲路为多样化。其柔也,则如棍一牛之鞭,从根到梢一理到底。五跌大劈,小臂、腕、掌、指随劲而化。一手敷上,则勾、砍、推、贴、压五种劲俱发。螳螂逼贴之手,则沾、粘、连、随、搓、挪、披、摩,刹那之间应手而变。两手反替神速,一手出,另一手自小臂之下偷进而出,即所谓底叫茬花之手也。至其螳螂之手的双勾之法,更属绝妙好看,出人意料也。

六合螳螂的刚柔之分,亦可以从其全身动作中观察之。如一套拳中,其动作除几个直捶之外,大部分为圈划缠封之动作。小动作多在腕以下旋转,缠、封、刁、勾、采、划;大动作则两臂伸展,竖圈、横圈交替,整圈半圈互用。论其形而不知其所创之用意何在也。所谓直捶,其劲路亦与一般不同,出直捶之形虽直,其劲如旋者。其状虽刚,而劲运于稍末,寸劲一点,则触手成打矣。六合螳螂之刚劲,不独在一捶一掌之间,主要在于其姿势之逼人。虽然其步法以流水连环、提步施后、闪骗三角、拉梁换柱等步为主,但于必要时亦用其他步法。如捆手为一面敌三面之手,则非用登山骑马之势不足以施其推帮挤靠之力。即此姿势亦足以使人倾倒,更何况尽力一击,断劲一发了。歌曰;“拳脚到头,捆封底漏。短途突击,神手难防”也。至其乘隙暗进,拳头中宛,更是六合螳螂之绝招,密而不传者也。

六合螳螂在技击方面的特点为出手点睛(七星螳螂为出手点人中),手手不离脸。打蛇先伤头是其理论的根据。如圈捶、拨机、铁轮捶车等,手手不离太阳穴即其明证。故有人名谓之上三路拳。头部是大脑神经之中枢,为全身之主宰。而五官又是无抵抗之薄弱环节,最易着伤,而太阳穴受创,则全身颓败矣。感官灵敏,手在眼前晃,对睛是天威胁。闪则打,不闪也打,闪身躲不及,则未有不出手相招者,出手一招,则中其克也。统观丁老师《六合螳螂手法摘要》一书,有打有破,变化万端,何止二九一百八手也。从其每种手法看,则主动也打,被动也打,手手不离脸,一刁一打,既击彼面又要彼手。击彼面是虚手也是实手,不招便打,一招则变化莫测也。至其出手,如前不招,亦打亦招,尤为奇妙。盖奇峰三十手未有岭格人手者,所谓螳螂手有招,却无招也。

六合螳螂以“三捶”为母捶,即拳之基本也。此拳为练直击与练发底劲之最好形式。拳出步随,提步施后,挂避之手与出手同时行动,犹如形意拳之崩捶类似,但发劲稍有不同耳。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中门势宽,有隙可乘,得机得势出手雕翎拳点中宛,强而有力,虽铁罗汉也无不应手而倒,而何况六合螳螂之“锥之捶”也。此捶中指凸出,一名透骨捶,又名点捶,言其专点穴道也。

曾听内行人说:“螳螂拳虽好,可惜无腿。”其实不然。螳螂非无腿的功夫,只无高腿而已。常见其他各门长拳,确是高腿很多,如朝天登、倒踢紫金冠、二起脚、旋风脚、挂面摆莲脚等,十分精彩。螳螂拳主张高腿不过肩,弹腿也不踏。至其蹬踹,其腿最高也不过胸背部以下而已。但螳螂之腿脚别有风格,横蹬倒踢随步而起,勾截踏撮顺势暗进,有意想不到之妙。至其地趟功夫,则非只腿脚有独到之技,而且非全身武艺综合不可。如地风剪、抢背滚身、鲤鱼跌背等,是轻而易举的动作,而螳螂仰面打则比较难做。歌曰;“仰面躺地三大上捧,倒踡腿起双脚蹬,扑踝曲腿勾踡住,一腿弯里一脚冲。”这是比较不容易做的。另外,抢别摔就更难了,不但躺下去要翻上来,而翻起来之同时,还要一脚冲出,脚打太阳穴。歌曰:“吃腕買根膝曲搬,叉腿底别挺身翻。落地身转脚掳耳,送去脚跟太阳间。”其他如蝎蛰针、猪拱地、倒提锄、蛇塌地等,有的看来动作简单,然而非有数年纯功是练不好的。可惜这一套地趟功夫老练家不多了,而新学者也不愿再学练这一套在地上滚来翻去的功夫。但这些特技经过艺术加工,作为民族形式的舞蹈,也是很有价值的。例如在戏剧方面的武术动作,如地风剪、乌龙绞柱等地趟功夫,经用于武打戏中,实为戏剧舞蹈生色不少,而且亦为群众所欣赏。

总之,螳螂拳作为武术领域中的一个流派,也是洋洋大观的。综合三种螳螂拳的传统套路与器械套路,分别加以挖掘整理,去粗存精,保留其优美的套路与技巧,作为青年一代的健身工具,增强国民体质,锻炼刚毅顽强的意志,都是很好的。在今日社会主义制度之下,人民政治思想大为提高情况下,把技击技巧运用到友谊比赛方面,也是一种很好的体育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