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螳螂拳
beijingtlq.com
         
返回首页
北京螳螂拳研究会
太极梅花螳螂拳
六合螳螂拳
吴式太极拳
         
 
北京马派螳螂拳的创始和发展

北京 王希顺

 
 
 


  马派螳螂拳是我国螳螂拳第七代传人北京著名武术大师马汉清(1920-1997)先生所创。马先生在原有传统拳法的基础上根据多年研武的理解与感悟,溶入各拳种的精华,加以整理,演绎提炼形成了具有自己的风格特点。马派螳螂拳的各个套路都是先师凭他多年的武术功底,经过苦心研究,打造出风格迥异、别具一格的京城韵味的马派螳螂拳。
马汉清先生毕生研习武术,从无二业,九岁拜吴式太极拳宗师杨禹廷为师,学习吴式太极拳,后经杨禹廷引荐又拜北京武术大家马云龙门下学习少林、查拳、罗汉等拳械,之后又先后拜螳螂拳名家陈云涛(时任建工部副部长)学习太极梅花螳螂拳械,拜螳螂拳大师单香陵先生学习六合螳螂拳械。由于马先生为人忠厚、勤奋好学,悟性极高所以深得诸师真传,使其后来成为一位德高望重,誉满海内外的一代武术宗师。
  马先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任北京武术协会第一任秘书长,一九五六年自创“北京强身武术社”任社长,其后曾任北京武术学校武术总教练,北京市体育师范学院武术系总教练,北京吴式太极拳总顾问等职。一九九四年在北京创办了“北京武术协会螳螂拳研究会”并任会长,期间系统研究和创编了马派螳螂拳,并加以大力推广,为这一拳种的快速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马先生生前曾多次荣获全国性武术比赛的拳械冠军,誉满武术界。他在六十多年的武术生涯中以他武艺精湛,功纯技高,品德高尚、治学严谨而闻名海内外。马先生认真总结螳螂拳各流派的特点,本着传承、创新发展的理念对传统的套路、功法加以科学系统的整理和提炼,使这项古老的拳法更具时代性,迸发出更强的生命力。马先生先后撰写了颇有见地的理论文章,先后在海内外武术杂志上发表了《略论螳螂拳的流派与特点》、《六合螳螂拳叶底藏花的套路技法》、《梅花螳螂拳实用散手》、《梅花螳螂拳打八手》、《螳螂拳劲法》、《十八般兵器图解》等多达几十万字的著作,对传播和发扬我国武术文化贡献很大。他的传人现已遍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人数达万计,可谓桃李满天下。为把马派螳螂拳推向世界,贡献出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在先师的精心培养下,马派螳螂拳在国内外都涌现出很有影响的传人。如马雷、胡西林、高健、刁振杰、陶荣生、张克勤、修志刚、马卫苓、马士勇、王宝泰、王省虎、朱永文、袁启良、杜同和、李廷海、邵洪喜、马永光、郭玉林等人。他们积极办学办班传授马派螳螂拳,在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阿塞拜疆、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有传播马派螳螂拳的团体分会、武校、武馆;学员及弟子遍布二十多个国家、地区,人数达万计。
  其中最突出的是其子马雷先生(1959-2007)马雷自幼跟随父亲学武,深得真传,又因天资聪颖,刻苦好学,悟性高,进步快,曾多次荣获全国武术比赛拳械、散打冠军,多次组织国际性的武术散打比赛,代表中国公安部出访安哥拉和德国进行访问和教学,在武术界享有较高的威望。马雷先生在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北京公安大学,历任警体系教授,北京武协副主席、公安部前卫体协秘书长,北京武协螳螂拳研究会会长、国际搏击理事会主席、国际警察搏击理事会主席等职。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多次担当国家公检法、武警系统的专业教学训练工作,撰写发表了几十万字的教学材料、论文专著,其中《公安武警擒拿抗暴术》、《散手运动》《人民警察培训统编材料》《警卫基础训练》等教材和演练光盘,为新时期的安全保卫工作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除马雷外还有很多弟子继承师业,积极办学办班。由于环境和地域的不同,马派螳螂拳的传人用不同的方式方法为传承马派螳螂拳而默默地奉献着各自的力量。除了大力支持和配合“螳螂拳研究协会”的工作外,都在用不同形式为传承马派螳螂拳而努力。在国内外用不同的形式办起了螳螂拳研究分会、武馆、武校、培训中心,使马派螳螂拳得以发扬光大。如“崇德堂”“华德武校”“少年宫武术培训班”“御螳螂武术培训中心”,还有的在公园开办辅导站。弟子们为马派螳螂拳发扬光大竭尽全力,培养出了很多新一代的武术爱好者,在参加各类武术比赛中取得可喜的成绩,使马派螳螂拳得以传承,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