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螳螂拳
beijingtlq.com
         
返回首页
北京螳螂拳研究会
太极梅花螳螂拳
六合螳螂拳
吴式太极拳
         
 
著名武术家马汉清先生传记
 
 
研究一生 光明磊落 武艺精湛 品德高尚
 
 

  著名武术家马汉清先生生于1920年,曾任北京市武术家协会理论研究组副组长,武协秘书,北京市健身武术社社长,螳螂拳研究会会长,吴式太极拳研究会顾问等职。
  马先生自幼师从杨禹廷先生系统学习了吴氏太极拳、剑、刀、杆及推手等,又经杨禹廷老师介绍拜师马云龙习练弹腿、查拳、及十八般兵器,后又从师武术家陈云涛、单香陵习练太极梅花螳螂拳、六合螳螂拳。马先生习武一生,献身与武术事业,德艺双馨,桃李满天下,成为武术界颇具影响力的一代宗师。
  早在四十年代初,马先生就跟随杨禹庭老师在北平原第三民众教育部(史家胡同)教授吴式太极拳、弹腿、查拳等。在1959年全国武术竞赛中获太极拳第二名,推手第一名;同年在京津武术表演赛中获长器械“凤翅镗”金奖。曾于1958年3月担任北京什刹海体校武术教练;1959年担任北京石油学院、北京618厂、北京718厂等单位的武术教练,培养出数以千计的武术人才,企事业单位保卫干部和军警专用人才,在其任教期间率队连获1962-1965年的北京高校武术比赛团体总分第一、第二名;1961年10月荣任北京体育师范学院武术总教练;1980年参与创办了北京东城武术馆并担任武术教练和副教务长职务;1982年参加制定国家散手比赛规则,并担任全国太极拳、推手比赛的裁判长。1983年在大庆是传授武术并创办了大庆市首家“崇德武术馆”;1993年8月在北京创建了北京市武术运动协会螳螂拳研究会并任会长,并于1997年委派高徒前往山东武术院参加由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管理中心组织的螳螂拳专家评审鉴定会,使螳螂拳这门优秀拳种更具科学性、完整性、系统性。
  马先生1986年编著了《十八般兵器图解》,由科技出版社出版。并曾多次在《中国体育报》、《武林》、《武魂》、《武术健身》、香港《技击》、台湾《力与美》等杂志和刊物发表文章,阐述武学见解、论述技击手法、演示研究成果;撰写的很多很有见地,有深度的论文和文章诸散见于国内以及香港等地的武术刊物及杂志的有几十万字之多。著有《螳螂拳略论》、《四把擒拿术》、《螳螂拳手法简介》、《螳螂拳技击要点》、《螳螂拳劲力分析》、《螳螂拳战略战术要诀》等。
  马汉清先生的为人、为事、为业、育人等崇高品德让人肃然起敬,他给我们留下一座宝藏,他对于武术事业的毕生追求,对武术事业所付出的艰辛,以及所达到的高度和境界,在今天看来,马先生就像一座山,依然如此高大,高山仰止令后人奋力攀爬……
  纵观先生习武经历,体现了投身名师,永不停滞,勤于探索,不断进取的精神,也正是杨禹庭、马云龙、陈云涛、单香陵等老一辈武术名家高瞻远瞩,抨弃门户之见,使马先生成为了一位武术大师。
  马先生常说:“习武先习德,学拳县先学做人。拳贵精,艺贵专。不言自己之长,不道他人之短”。他在武术的实践、教学和传播方面投注了毕生精力,在他身上体现了中华武术的博大和雄浑,名传后世,魅力四溢。马先生就像一棵参天大树,巨荫如盖,果实丰厚。
  除在北京传授拳械、功法外,马先生还多次到东北地区、山西、安徽、河北等地教学。马先生所传授的学生遍及国内外,目前在美国、加拿大、俄罗斯、阿塞拜疆、波兰、日本等国家以及我国台湾、香港地区成立了“螳螂拳研究会分会”。其弟子中较有影响的有:马雷、王希顺、胡西林(加拿大)、王库、马卫苓、马永光(美国)、高健(澳大利亚)、尤拉(俄罗斯)、邵洪喜、刘景霖、李廷海、郭玉林……他们为武术在国内外的传承和发扬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并获得社会认可。
  例如:马雷先生,曾任国际警察搏击联合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公安部前卫搏击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北京武协副主席兼教练委员会主任、北京武协螳螂拳研究会会长,曾于1992年应安哥拉共和国国家邀请出任安哥拉总统卫队总教练,2001年国家外派赴文莱王国为苏丹国王默罕默德亲王传授武功。在国内多次组织了全国性的大型武术赛事活动,并多次代表中国出席组织了各类国际性的武术活动和赛事,如组织了中美、中泰、中韩、中日搏击大赛,和国际警察搏击赛事等为中国武术在世界的传播和弘扬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马汉清先生一生专注于武术事业的发展和研究,是一位文武双全、德高望重的武术家。其一生习练多种拳术,并在自身练习和教学过程中不断总结和创新,并整理和丰富了大量的武术文献资料。在其所习练和研究的众多拳术中,螳螂拳这一种稀有拳种,在先生的精心总结和演绎过程中得到了发展和升华,融合了其它拳种的优点,使螳螂拳更具观赏性和实战性,后为人们推崇为“马派螳螂拳”。
  马先生在武学理论上卓有建树,但为人谦逊礼让,和蔼可亲,以武会友,广结善缘。先生曾多次与国内外同道切磋交流,但从未伤及过人,从不与人结怨,切磋后都成为了朋友,是一位品德极高的人。他从无门户之见,尊重武林同道和各种流派。先生常教导弟子们:“各拳种各流派都有他们各自的风格特点,如没有优点长处就不可能传世多年,被人们接受和被社会认可。”还常教导弟子们“习武不是用来争强斗狠,恃强凌弱的,而是用来强身健体、陶冶情操、修身养性、为国卫身的”。虽然先生仙逝多年,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恩师的谆谆教导,继承先师遗志,为中国武术的传承和弘扬而贡献我们毕生的精力。

  北京市武术协会螳螂拳研究会
   全体敬述
   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