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螳螂拳
beijingtlq.com
         
返回首页
北京螳螂拳研究会
太极梅花螳螂拳
六合螳螂拳
吴式太极拳
         
 
略论螳螂拳的源流与特点
 
 
陈云涛、马汉清遗稿
 
李廷海整理
 

螳螂拳相传为宋代王郎所创。传说宋朝韩通与王郎比武,王败,遁苇塘中,苦思不已。突见一蛇,昂首蠕行直奔草丛,遇耸立之螳螂似有所见,遂伏首下身静伺不动,而螳螂见状则双刀抱起,似有所待。刹那间,毒蛇猛然昂首直射,甫及螳螂之前,即为螳螂一刀攫住其舌,另一刀钩刺其目,愈陷愈深,经久不脱,毒蛇唯翻滚挣扎而已。王郞因有所悟,乃创螳螂手法,终胜韩通。

螳螂有双刀,如人之手臂然,若以草棍戏之,则沾连蹦扑,勾挂据挫,曳腰耸距,骧首奋臂,形如天马行空,极矫健敏捷。一动一静,极尽机警之能事。遇敌时则虎抱一辗,磬空纵送,忽前忽后,瞻前而顾后,闪展开合,曲尽其妙;奋臂轻击,迅雷不及掩耳。秋蝉遭之必伤,毒蛇袭之则损目,盖吐信之技虽迅如石火电光,而何若信手一拈,以逸待劳。故察其动静,取其神态,设意度形,以小彰大。赋以刚柔相济,软硬兼施之理,发其虚实变化之精微,用于技击技巧。于是由简而繁,由单势而集为连拳。上中下三路综合,地躺滚翻俱用,摘星换斗一气呵成,此即螳螂拳术之别具风格也。自创始迄今,代有传人,扩而充之,贯而通之,独树一帜,愈演愈精,而螳螂短打之技巧渐臻锦绣花簇之佳境矣。

螳螂拳法丰富多彩,一言其轻,则有随风飞舞之妙;出手点睛,快利轻捷,如蜻蜓点水。一言其柔,则如迎风斗条,缠绕不脱;软如曲水浸砂,无微不至。若论其刚,则铁杵击石,无坚不摧,正所谓:“有门则由径以升堂,无门则破壁而入室”。查“依力降十会,依巧破千斤”之句,方知刚中有柔,柔中有刚也,故周身软硬歌曰:“手眼身法步秘诀,软似花胎硬似铁,进如秀女透轻巧,出似霸王逞莫遮”。

 螳螂拳,短打巧妙,劲路奇出,变化万端,两臂虚实互易,一臂亦可自为长短虚实。
一手既出,勾、刊、推、贴、压五种劲路俱发。彼进我亦进,见刚则偷手,手快打手迟,此后发先制之妙也。无中生有,有而辄无,其动神速,即所谓“分明香在梅花上,寻到梅花香又无”,不着迹象,只可意会也。故刚之有柔,而不能无刚也;柔能克刚,特患我不能善用其刚也。夫刚者,有明、暗之分,柔以化之,刚以用之。柔者亦有明柔暗柔之别,不能束于一格也。当化而深入之际,可无贴胸靠肘之势乎!身入重地,险象环生,可无泰山压顶之力,一触即发乎!故歌曰:“乱截中门一条沟,迎门劈砸往里投,圈捶连环向前进,刚破刚来柔破柔。”又曰“螳螂使出双采手,罗汉也拜下风头”,以螳螂之微而敌罗汉,显非力胜,唯其刚柔相济,则艺法未有不善也。

螳螂拳之地趟功夫亦为短打之绝技,千头万绪,变化莫警,出人意料,有备难防。一拳飞来天外,未见其形,而突然又落于地下,九转十八跌,势如风驰电掣。蛰针蛇塌地,螳螂大捕蝉,剪、搅、蹬、跐,跌、打、翻、滚、耸身而起,侧踢云霄。如连环、闪踹、抽梁换柱,间以蹿跳等步法,四面八方,圆满周恰。至其群战法,则倒竖打、流水打、重围打、大小回风打、挟山起海打,声东击西,指南打北,出有回势,回有出势,内线一转而至外线,倏忽变化,令敌措手不及,虽身陷重围,而应付裕如也。总之,螳螂拳法为短打之总,站着打,躺下亦打,浑身是打,处处是打。

螳螂拳主要流派有三:一为七星,一为梅花,一为六合,三种均源出王郞,流传于胶东各地。
其中以梅花螳螂流传较广,六合螳螂流传于黄县、招远,栖霞等地,七星螳螂拳则流传较少。 六合螳螂拳,据传为清朝同治、光绪年间侠客魏德林,绰号鸭巴掌魏三者所授。 现在流传的三种螳螂的理论、套路与技击手法,虽源出一脉,但风格不同。

七星为螳螂拳最老之拳架,其余两派是演化而来。
梅花较近似七星。其身法、手法、步法已较七星轻巧多姿,柔化成份大为增加,招数更多,手法更轻巧快利,但硬法仍多。横劲、直劲如圈捶、握肚捶等劲偏于太直,失之太刚,但身法姿势之优美为其它两种所不及。另外则为地趟真功,已渗入一般套路中,九转十八跌已不复独存矣!

六合螳螂的风格与梅花、七星不同,螳螂拳讲究“八刚”、“十二柔”,而六合则偏于“十二柔”者多 ,暗刚多于明刚,缠绕、旋转、沾粘、滚圈之劲路多于直冲之手,而直冲之锤亦多讲寸劲,不尚硬使横(音hèng)劲。身法步法及为灵活,缠绞勾挂之手法与闪骗、流水、提拖、抽梁换柱之步法紧密配合。手法密而路更近,赚其外门而进其中门,目的是攻其中门,故有人对三种螳螂做了比较,对照之后,认为七星、梅花走外门多,六合螳螂走中门多,确属恰切之论。六合螳螂对地趟功夫比梅花更少,虽有捆摔之法而明劲改为暗劲,出腿进腿多属随腿暗递。发不及觉,大跨大蹦之步法基本不存在了。

六合螳螂之所谓“六合”,简而言之,即上、下、左、右、前、后几方面与身体各部密切配合之意,实则是应付四面八方也。对身体的锻炼要求内外兼修。即精气神身手步,内外配合,意、气、力三者协调一致。动作起来着绵绵不断,一气呵成,紧凑精密,无懈可击。尝见一趟六合螳螂拳练起来动作连贯紧凑,无意断、气断、力断之缺陷,柔者如大封手、磨盘手、两臂划圆极尽灵活之意,前后搅江手则如醉翁行路,似倒非倒,倾而后立,见其形而不知其意。行气则长短配合,所谓“牛气”,即急行气:“蛤蟆气”即慢行气。长短缓急与动作之轻重缓快,开合收放,协调一致。手到步随,形如螳螂捕蝉,勾、挂、据、挫、缠、封、刀、刊、撑、挑、劈、划,手法多变,劲路多样。其柔也刚,如棍牛之鞭,从根到梢,一捋到底。上臂、前臂、腕、掌、指 五个点,随机而化。一手既出,则勾、刊、推、贴、压五劲俱发。螳螂逼贴之手则沾、粘、连、随、搓、挪、挫、摩,刹那间应手而变,两手交替神速。后手赶前手,一手出,另一手自前臂之下偷递而出,即所谓叶底藏花也。至其螳螂双封、双勾之手法,更属绝妙好招,出人意料也。

六合螳螂之刚柔之分,亦可从其全身动作中观察之。如一套拳中,动作除几个直捶以外,大部分为圈划缠封之动作,小动作多在腕以下旋转缠绕、刁勾采划。大动作则两臂展伸,竖圈、横圈交替,整圆半圆互用。视其形而不知其所划之意何在也。所谓直捶劲路也与一般不同,盖其形虽直,其劲乃旋进也。其状虽刚,而劲于梢发,寸劲一点则独手成打矣。六合之刚劲不独在于一捶一掌之间,主要在于其势逼人。虽然其步以流水、连环、提前拖后、闪骗、三角、抽梁换柱等为主,但必要时亦用其它步法。如捆手,一面敌三面之后,则非用骑马登山势不足以施展其捱、帮、挤、靠之攻击力。即此姿势足以使人倾倒,更何况用力一击,断劲一发也。歌曰:“拳脚到头,捆封底漏”,短途突击神手难防也。至于乘隙暗递,拳点中脘。更是六合螳螂之特招。

六合螳螂的技击特点为出手点晴,手不离脸;打蛇先打头是其理论根据,如捆摔、拨机、铁轮、摇车等手,手不离太阳穴即其明证。故有人称之为“上三路拳”。头部大脑神经中枢为全身之主宰,而五官则是无抵抗能力之薄弱环节,最易着伤,而太阳穴受伤则全身颓败矣。即便未被击中,手在眼前晃亦是对精神之一大威胁。闪则打,不闪亦打,闪躲不及则未有不出手相招者,出手一招则中其壳矣。统观《六合拳手法密决》一书,93手有打有破,变化万端,何止180手也。一刁一打,即击彼面又要彼手,击彼面是虚手也是实手,不招便打,一招则变他手矣。正所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变化莫测也。至其出手如箭,不招不架,亦打亦架尤为奇妙,盖奇峰30手没有空格人手者,有谓螳螂手法有招却无招也。

六合螳螂以三捶为母拳,即此拳之根基也。此拳为练直击与练发底劲之最好形式,捶出步随,提前拖后,挂避之手与出手同时行进,强而有力。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中门势宽,有隙可乘,得机得势时则可出手如雕翎,拳点中脘、膀胱强而有力,虽铁罗汉也无不应手而倒,何况六合螳螂之“锥子捶”乎?此捶中指凸出,一名透骨捶,又名点捶,其言专点穴位也。

曾听人说:“螳螂虽好,可惜无腿”,其实不然。螳螂非无腿底功夫,只无高腿而矣。常见其它拳术确实高腿很多,如朝天蹬、倒踢紫金冠、二起脚、飞脚、旋风脚、挂面、摆莲等十分精彩。螳螂拳主张踢腿不能过肩,弹腿亦不过裆,至于蹬踹之腿,最高也不过胸、背部而已。但螳螂之腿脚别具风格,横蹬倒踹,随步而起,勾、截、踏、撮,顺势暗递,有意想不到之妙。至其地趟功夫则非只腿部有独到之技,而且非全身武艺综合不可。如地风剪、抢背、滚身、鲤鱼打挺、跌脊等动作尚属比较容易掌握。而螳螂仰面打等,则比较难作,歌曰:“仰面躺地头上捧,倒卷腿起双脚蹬,扑踝曲腿勾卷住,一腿弯里一腿冲。”另如抡别捧等则更难了,不但躺下去要翻起来,而翻起之时还要一腿冲去,脚打太阳穴,歌曰:“吃腕买根膝曲搬,双腿底别挺身翻,落地身转脚掳耳,送去足跟太阳间。”

总之,螳螂拳作为武术的一个流派也是洋洋大观的。综合三种螳螂拳的传统套路与器械套路,分别加以整理,去粗取精,保留其优秀部分为青年一代的健身工具,增强国民体质,锻炼刚毅顽强的意志都是很有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