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螳螂拳
beijingtlq.com
         
返回首页
北京螳螂拳研究会
太极梅花螳螂拳
六合螳螂拳
吴式太极拳
         
 

李廷海的武术人生

2017/9/10

袁明 隋敬海 

 
 
 

  假如太极拳是一瓮醇香的美酒,那么形体动作好比盛酒的器皿;内盛的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修心养性、尽性知天”。太极拳的每一次演练,都是我对人生的一次自我感悟,人性的自我净化,人格的自我完善和内心的自我更新,它引领我进入“天人合一”超然境界。——李廷海语


 

得从名师悟大道


  李廷海,男,汉族,1951 年 1 月 12 日生,少时痴迷武术,17 岁向河南李仰云学习少林大洪拳,曾跟随武术名家张继修老师学习42式太极拳剑,1983年师从北京武术名家马汉清先生,1984年正式拜师成为吴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螳螂拳第八代传人。
  李廷海作为黑龙江省太极拳和螳螂拳名家,曾任大庆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太极拳协会常务副主席、法人代表,黑龙江省太极拳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螳螂拳协会副主席,北京吴式太极拳研究会名誉顾问等职。现任北京螳螂拳研究会副会长、北京武术协会螳螂拳散手教练、上海精武体育总会高级教练。是武术六段、国家武术一级裁判、中国武术段位制指导员、考评员,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获国家社会体育指导员(武术)职业资格证书。作为黑龙江武术界的知名人士,一直致力于地方的武术运动的普及、组织和发展,连续多年组织大庆市太极拳比赛和活动,曾任大庆市第八届、第九届运动会武术比赛仲裁。曾连续多年参与黑龙江省传统武术比赛裁判工作及哈尔滨市第二届国际太极拳邀请赛仲裁,并在2008年至2013年连续多次担任黑龙江省武术散打锦标赛副裁判长、仲裁。 2008年被评为全国“群众最喜爱的社会体育指导员”。
  说李廷海是个“武痴”,一点都不为过,少时痴迷武术,喜欢舞枪弄棒,17岁开始正式习武,曾学习过少林洪拳、长拳等拳种。1983年,北京武术名家马汉清老师来大庆授拳,众多学生中,李廷海武术功底好,悟性高,肯吃 苦,人品佳,深得马老师喜爱。1984年9月,李廷海正式拜师,成为马汉清老师的入室弟子。随后李廷海跟马老师系统地学习了吴式太极拳、太极梅花螳螂拳、六合螳螂拳。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拳技,在此后的十余年里,李廷海多次北上京城向老师学艺,马老师赞许其刻苦专研的精神,从讲拳到拆拳,从拆拳到拳理,将一身本领倾囊相授。李廷海也不负师父所望,认真学习,一丝不苟,学拳的同时还记下了完整详尽的笔记,为日后更好的传承太极拳和螳螂拳的技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老师的精心教授下,李廷海尽得拳理拳法之妙谛,成为了吴式太极拳、马派螳螂拳的重要传人。


明理厚德传薪火


  多年来,无论学拳还是教拳,李廷海都本着“理”字为先的原则。学拳先学理,没有理论的学习,架势就不会精准;没有“老师”指导,拳理也不会明晰。太极拳的拳理中“以慢求快、以柔求刚、以小胜大、以弱胜强”的道理,绝不是能轻易领悟到的,只有老师的引导下,进行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才能领悟真谛。同样,教拳也要先教理,练习太极拳,学拳脚功夫只是外向,而内心的神会才是关键。同时练拳也要先练理,练太极拳的目的是带给人们健康和快乐,如果不能明白这个理,那学拳就失去了意义。以理服人不仅贯穿了李廷海的传承之路,也体现在了他的武林交往之中,早年在大庆期间,曾有一位自幼习武的哈尔滨武师,凭借优越的身体条件和曾习练过八卦掌、弹腿的功力。慕名来找到李廷海老师“过手”,多次礼让后,李老师同意与其交流,交手之中当这位拳师的凶猛拳路被李廷海老师快速有力的旋转“接手”一一化解后,当已处于失去重心,站立不稳,完全处被动挨打地位的时候,而李廷海老师点到为止,没有让对方难看。这位哈尔滨人非常敬佩李廷海老师的太极拳功夫和人品,日后也成为了李老师的好朋友。太极拳修炼的是辨证的养生之道,超然的运动心态,追求的是一种恬淡、平和的人生境界。

  作为优秀的传统武术传承者,李廷海武艺精湛,尊师重道,拳理深厚,精于研究,善于教学。2003年开始收徒,至今入门弟子56人。十余年来,他每周都要抽出三天的时间给弟子们授课,每次教拳总是把一招一势掰开揉碎,从拳理分析开始讲起,规范每一式的动作,然后是意念和技击要领,最后融入到推手和散手中去练习。他不辞劳苦,不厌其烦,义务教拳,分文不取。他以高尚的情操、精湛的拳技、诲人不倦的精神,感染着每一个弟子。他不仅教弟子练拳,还重在教弟子做人。教拳,交心,交明友;练拳,练体,练人格。这是他多年遵循的原则。他总是把弟子当作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把传拳当作自己应尽的义务。他的高尚品质赢得了所有弟子的爱戴和尊重。
  师尊则道严,严师出高徒,在李廷海老师的言传身教下,他的许多弟子在国内外大型武术比赛中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2015年山东省首届武术大会,他派出威海市的4名新弟子首次参赛就获得了三项一等奖,一时受人关注。其实,十多年来,他的大庆弟子就已经在全国、省、市武术比赛中获得金牌无数。以其弟子柳晓林为例,柳晓琳现任黑龙江省唯一的武术之乡大庆市肇源县的武术协会副主席、太极拳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武术段位制指导员、考评员,武术六段。从师李廷海老师后,系统的学习了吴式太极拳和螳螂拳后,拳艺日益精进,积极参加全国各类武术赛事,均取得了优异成绩。2013年全国传统武术比赛,获吴式太极拳、剑两枚金牌,徒手对练银牌;2015年全国传统武术比赛获吴式太极拳金牌,吴式太极剑银牌;2016年全国武术太极拳公开赛获吴式太极拳、剑两枚金牌、全国传统武术比赛获吴式太极拳、剑两枚金牌,2017年4月“我要上全运”黑龙江省太极拳公开赛暨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黑龙江选拔赛获女子吴式太极拳竞赛套路第一名。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李廷海老师的传承之路正在开花结果。


致力传承献余热


  李廷海致力于吴式太极拳和螳螂拳的传承,早年曾协助马汉清先生在大庆创办了第一家武术馆“大庆崇德武馆”,在继承老师遗志,传播吴式太极拳、螳螂拳方面,有突出的贡献。多年来,在大庆、威海、齐齐哈尔、北京等地义务教拳近万人,其弟子中20人成为武术六段,18人成为武术五段,10人获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13人获国家一级社会体育指导员。6人获国家社会体育指导员(武术)职业资格证书。r> 1997年12月9日,这一天永远定格在了李廷海的内心深处,他的恩师马汉清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继承先师遗志、传播中华武术成了李廷海日后岁月的全部追求。他倾注全部心血,致力于太极拳、螳螂拳的继承、整理、研究和推广工作。1997年大庆市成立了太极拳协会,李廷海任常务副主席、法人代表。众所周知,太极拳协会是一个社团组织,没有经费支持,全凭一腔热血和一种责任感,在这样的协会里扎根十余年,十余年里不挣一分钱,还要搭上自己的一些工资,一般人是绝对做不到的。十余年来,李廷海义务教拳,足迹遍及大庆的五区四县,普及带动了大庆的太极拳运动。协会在李廷海的精心培育下,不断发展壮大,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大庆市太极拳协会已经发展到拥四千余名会员、87个基层社区辅导站的4A级社会团体组织,它像一只美丽的风筝,晴空高挂,点缀人生,造福社会,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太极拳运动已经成为大庆市城市风景中的一抹靓丽的风景。大庆的太极拳能发展到今天这般规模,影响如此巨大,李廷海功不可没。

  2011年,退休的李廷海到威海定居,2013年8月,想发挥余热的他在威海市海北社区义务教拳,先后在社区义务开设太极拳、剑、太极推手、螳螂拳培训班,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太极爱好者。每周一到周六,海北社区居委会活动室里,总有一群身体健朗、精神矍铄的老人在一起练太极,他们大多是外地来威海养老的退休老人,年纪最大的76岁。柔和的音乐中,他们的动作行云流水、刚柔并济,显得精神奕奕。四年来,在李廷海的耐心传授下,他们从不懂太极,到如今深深的爱上了太极,学员从几十人,发展壮大到近百人,无论参加省、市、区哪一级太极拳比赛,这只夕阳红的太极拳队伍,均获得了优异的成绩,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赞誉。
  为了更好地继承吴式太极拳和螳螂拳这些优秀中华传统文化,在理论研究方面,李廷海老师同样倾注了一腔热血,在充分继承先师马汉清遗志的基础上,他不断地整理和挖掘,以理为先,重将武术理论和武术实践相结合,取得了丰硕的成果。2003年《大庆日报》先后发表了李廷海老师的《太极胸怀》、《我的老师马汉清》、《六合螳螂拳在大庆》、《宗师难忘》、《浩浩太极魂朗朗太极人—记“武痴”李廷海》等多篇文章,在当地武术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与此同时,《大庆日报》开辟了《李老师说太极》的专栏,用半年的时间连载了李老师关于武术健身的19篇论文。李老师以其优秀的业绩传略于《当代中华武坛精英名录》、《北京武术运动协会档案》、《当代中国传统武术名人名家辞典》、《世界名人录》。

 

文章刊登在《武魂.太极》杂志2017年(6期)